华裔的何有华是马来西亚公民,在 2011 年被判死刑成为死囚,之后一直遭关押在彭亨州文冬(Bentong) 监狱里。2005 年,当时 20 岁的他因持有 188.35 克冰毒而被捕。被捕时,他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用 母语华语作出陈述,警察则用马来语记录,该陈述成为他被定罪的根据。后来,他在法庭上质疑该陈述 的内容,指出其不准确之处,并补充指警察在审问他的过程中折磨他,打断了他的手指,且威胁要殴打 他的女友,以迫他签字。法官未经进一步调查就驳回了这些指控,何有华被想当然地假定为犯有贩毒罪, 并被判处死刑这项唯一的惩罚。他的司法上诉均告失败,而他的赦免申请自 2014 年至今仍没有结果。由 于政府已于 2018 年 7 月在全国暂停执行死刑,因此他与所有其他死囚一样,没有被即时处决的风险,但 却前景不明。

如本报告所述,何有华一案显示了马来西亚使用死刑时有许多违反国际人权法和国际人权标准的问题, 包括缺乏适当和及时的法律援助,警察审问过程中实施酷刑和其他虐待,当局依赖没有律师在场时所取 得的陈述或信息,嫌犯在贩毒案件中被推定为有罪,赦免程序秘而不宣,以及死刑被广泛应用于未达到 “最严重罪行”门槛或不是故意杀人的罪行,而国际法规定死刑必须仅限于以上二者。

上述的问题十分严重。截至2019年2月,马来西亚据报有1,281名死囚,包括568名(44%)外国公民。 被判死刑的 1,281 人中,73%因贩毒被定罪。而在女性死囚中, 更有 95%的人涉及贩毒罪,情况令人震 惊。 此外,在死囚中,一些少数族裔所占的比例异常高,而且,根据所取得的有限信息,社会经济背景 欠佳的人在死囚中占了一个很大的比例。

目前,马来西亚对 33 项罪行保留了死刑,其中 12 项作为强制性刑罚。近年来,被判处死刑的人主要涉及 谋杀罪和贩毒罪。国际特赦组织在审议一些案件时发现,大多数男女死囚因运送毒品而被定罪,他们所 致命的缺陷 为何马来西亚必须废除死刑 国际特赦组织 4 涉及的毒品数量较少,只是充当快递员,并没有使用暴力。国际法禁止判处强制性死刑,而且死刑仅限 于达到“最严重罪行”门槛的罪行,亦即故意杀人罪。

不过,马来西亚也有一个变革的重要契机。2018 年 7 月,新组建的政府即时暂停执行死刑,后来更承诺 全面废除死刑。预计在 2019 年末,马来西亚政府将向国会提交法案,废除 11 项罪名中强制性死刑的刑 罚。虽然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与政府先前所做有关全面废除死刑的承诺相去甚远。马来西 亚国会将于 2019 年 10 月复会,国际特赦组织建议当局尽快提交立法草案,以解决本报告所述的重大缺 陷,目的是避免当局任意判处死刑,以此作为全面废除死刑的第一步。

本报告以国际特赦组织进行案头研究和访问所收集的信息为基础,最新的访问在 2019 年 8 月进行。国际 特赦组织分析马来西亚死囚问题时,所使用的数据在 2019 年 2 月从官方来源取得,并辅以网上查到的 150 项法院判决资料 。国际特赦组织也与死囚的亲友、有重大死刑案件经验的律师及外国使馆代表等进 行了 32 次面对面的访问。此外,本组织亦从另外 13 名死囚的家人那里收到了书面资料。国际特赦组织多 次要求马来西亚当局提供死囚的信息和联系渠道,包括为编写本报告而提出请求。可惜在发布本报告之 时,马来西亚当局皆拒绝或没有回应以上要求。

华裔的何有华是马来西亚公民,在 2011 年被判死刑成为死囚,之后一直遭关押在彭亨州文冬(Bentong) 监狱里。2005 年,当时 20 岁的他因持有 188.35 克冰毒而被捕。被捕时,他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用 母语华语作出陈述,警察则用马来语记录,该陈述成为他被定罪的根据。后来,他在法庭上质疑该陈述 的内容,指出其不准确之处,并补充指警察在审问他的过程中折磨他,打断了他的手指,且威胁要殴打 他的女友,以迫他签字。法官未经进一步调查就驳回了这些指控,何有华被想当然地假定为犯有贩毒罪, 并被判处死刑这项唯一的惩罚。他的司法上诉均告失败,而他的赦免申请自 2014 年至今仍没有结果。由 于政府已于 2018 年 7 月在全国暂停执行死刑,因此他与所有其他死囚一样,没有被即时处决的风险,但 却前景不明。 如本报告所述,何有华一案显示了马来西亚使用死刑时有许多违反国际人权法和国际人权标准的问题, 包括缺乏适当和及时的法律援助,警察审问过程中实施酷刑和其他虐待,当局依赖没有律师在场时所取 得的陈述或信息,嫌犯在贩毒案件中被推定为有罪,赦免程序秘而不宣,以及死刑被广泛应用于未达到 “最严重罪行”门槛或不是故意杀人的罪行,而国际法规定死刑必须仅限于以上二者。 上述的问题十分严重。截至2019年2月,马来西亚据报有1,281名死囚,包括568名(44%)外国公民。 被判死刑的 1,281 人中,73%因贩毒被定罪。而在女性死囚中, 更有 95%的人涉及贩毒罪,情况令人震 惊。 此外,在死囚中,一些少数族裔所占的比例异常高,而且,根据所取得的有限信息,社会经济背景 欠佳的人在死囚中占了一个很大的比例。 目前,马来西亚对 33 项罪行保留了死刑,其中 12 项作为强制性刑罚。近年来,被判处死刑的人主要涉及 谋杀罪和贩毒罪。国际特赦组织在审议一些案件时发现,大多数男女死囚因运送毒品而被定罪,他们所 致命的缺陷 为何马来西亚必须废除死刑 国际特赦组织 4 涉及的毒品数量较少,只是充当快递员,并没有使用暴力。国际法禁止判处强制性死刑,而且死刑仅限 于达到“最严重罪行”门槛的罪行,亦即故意杀人罪。 不过,马来西亚也有一个变革的重要契机。2018 年 7 月,新组建的政府即时暂停执行死刑,后来更承诺 全面废除死刑。预计在 2019 年末,马来西亚政府将向国会提交法案,废除 11 项罪名中强制性死刑的刑 罚。虽然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与政府先前所做有关全面废除死刑的承诺相去甚远。马来西 亚国会将于 2019 年 10 月复会,国际特赦组织建议当局尽快提交立法草案,以解决本报告所述的重大缺 陷,目的是避免当局任意判处死刑,以此作为全面废除死刑的第一步。 本报告以国际特赦组织进行案头研究和访问所收集的信息为基础,最新的访问在 2019 年 8 月进行。国际 特赦组织分析马来西亚死囚问题时,所使用的数据在 2019 年 2 月从官方来源取得,并辅以网上查到的 150 项法院判决资料 。国际特赦组织也与死囚的亲友、有重大死刑案件经验的律师及外国使馆代表等进 行了 32 次面对面的访问。此外,本组织亦从另外 13 名死囚的家人那里收到了书面资料。国际特赦组织多 次要求马来西亚当局提供死囚的信息和联系渠道,包括为编写本报告而提出请求。可惜在发布本报告之 时,马来西亚当局皆拒绝或没有回应以上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