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

作为国际药物管控系统的独立监督机构,国际麻醉品管制局(INCB)必须为自己的行动负责。公民社会组织一直呼吁INCB以及其它的联合国机构,在引领成员国开展药物政策是否适合21世纪药物市场的讨论中,要扮演一个进步的、有建设性的角色。

请浏览我们的 INCB观察页面


对国际麻醉品管制局的主要担忧

该局的理事会未能主持一个有建设性的关于药物控制政策的讨论,而仅仅简单地坚持传统的药物控制模式,使得我们对其活动感到担忧:

保密的文化

理事会的工作在保密的重重迷雾中开展。例如,所有理事会的任务、沟通和信件(每年高达几千份)都是保密的。INCB的会议不允许观察员参加,即使是对成员国,也不分享会议记录。INCB缺乏问责的程序,并且已经毫无争议地成为联合国系统中最不透明和最隐秘的机构。INCB秘书处常常争辩说,在联合国系统中的独特地位赋予它以这种方式进行运作。事实上,联合国系统有很多类似的机构,但都能够更为公开地运行,与成员国有更紧密的合作。INCB需要成为一个更为透明的机构,以回应成员国和公民社会的关注,帮助决策者分析他们面临的复杂政策问题。更多

对毒品管制公约的不准确法律解读

在其年度报告和给各国政府的非正式信件中,INCB对于公约持有非常严格的法律解读,而且并不与其他联合国团体和法律专家分享。在坚决维护“公约的精神”方面,INCB在一些成员国和国际药物控制机制中制造了紧张气氛。例如,玻利维亚退出1961公约,并要求在对拒绝古柯叶的条款有所保留之后重新加入,这是符合1961公约要求的。尽管理事会承认玻利维亚的行为在“技术上是允许的”,但它谴责玻利维亚违反了1961公约的“基本目的和精神”。更多

选择重点

理事会对成员国一些药物控制活动的表示沉默,这些活动与国际健康和人权标准是相违背的。 IDPC及其成员曾多次表达对理事会这一行为的担忧。而理事会在谴责那些并非严重威胁健康和人权的活动方面非常积极,如玻利维亚关于咀嚼古柯叶的个案。

关于如何会构成公约实施的威胁,理事会需要采取一种更为平衡的观点,并在应对成员国的改革时,采取一种更为合作和建设性的方法。在成员国以药物控制的名义违反人权标准的情况下,理事会应当愿意参与到解决这些侵犯行为中。关于公民社会对这些议题的担忧,请参看就药物犯罪惩罚问题致INCB的一封信

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冲突

近年来,在未经成员邀请和允许的情况下,INCB向成员国提供建议,这已经超越了它的职权。这很成问题,特别是在理事会的建议与世界卫生组织的相冲突的情况下。世界卫生组织是一个联合国的机构,负责向成员国提供技术和科学的建议。请查看国家麻醉品管制局:目前的紧张局势和改革的选择,IDPC简报,第7页,以获得更多详细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