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的毒品政策专注于威慑原则。这一威慑原则是通过法律禁止生产、分配和使用毒品,以及严厉地惩罚那些与毒品交易相关者来实现的。人们确信这样的惩罚所产生的威胁将会减少,并最终消除国际毒品市场。同时,人们也广泛地认识到惩罚方法的无效——不但没有减少毒品市场规模,反而导致了严重的消极结果。在其它危害中,这些包含了对低级别的罪犯处以程度不相称的刑罚(包括使用死刑),监狱人满为患和以治疗为名来强制拘留毒品使用者等等。

鉴于这些结论,一些国家已经审查它们的禁毒法,努力去减少伤害和确保对毒品犯罪更相称的量刑。这些包括:

  • 减刑和起诉审查的纲领:根据人在毒品市场中的地位和卷入其中的动机以及与其它罪行(比如强奸和谋杀)的对比来确保罪刑相适应。
  • 一些监狱里关押了大批未成年毒品犯罪者的国家宣布大赦。
  • 对毒品使用和毒品持有仅为个人使用的行为进行非刑事化来确保毒品使用者能获得健康和社会服务的同时不用惧怕被逮捕。
  • 大麻的法律规制正努力从犯罪化市场向合法和改善了的控制形式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