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执法机构(比如警察)是刑事司法体系的主要组成部分。几十年来,他们努力去实施禁毒法。他们通过根除毒品生产,分配和销售来减少非法毒品市场的规模。这些战略导致了通过空中喷洒或者人工铲除运动对于要运往非法毒品市场的作物的破坏,对边境毒品的没收,对贩运和交易活动的查处,和使毒品使用者遭到被逮捕的威胁和惩罚。

大麻作物在墨西哥的破坏

这种“毒品战争”的战略已经不能显著地减少非法毒品市场的规模或者打击到毒品使用的盛行程度。不仅如此,这些战略还具有毁坏性的影响,包括法外处决和对其它人权的违反,暴力、腐败和经济犯罪的增加,毒品源植物产区贫困的加剧,环境的破坏和与毒品相关的健康损害的大爆发。

结果,一些主管机关为了将毒品对社区的影响降到最低,他们的战略从镇压转变为更好的对非法毒品市场的管理。这些举动意识到了法律执行的权力可以被用来有益地塑造非法毒品市场。这个新举措暗示着:

  • 目标和指标从原来的衡量毒品罪犯的逮捕数,毒品没收的数量和铲除作物的公顷数变为公众健康和福利,即降低与市场相关的暴力和腐败,改善医疗保健的获得和经济的发展,以及加强社区机构。
  • 专注于智能和对药物市场的性质和相关危害的分析,并且去关注对于市场最有害方面的法律执行活动(也就是,一个“伤害减少”的途径去执行法律)。这就意味着危害相对较低的市场形式将会被容忍。在某些情况下,这将会包括运用有针对性的威慑来规范毒贩和经销者的行为。 
  • 优先行动针对高层次的和危险的个人和群体而不是“最容易被抓者” (比如:毒品使用者和低层次的毒品贩卖者)。

警察和军事人员在玻利维亚的伤害降低培训

IDPC是一个名叫“现代化禁毒执法”项目的一部分。这个项目寻求发展理论材料和新方法的例子来进行禁毒执法。同时,该项目也旨在促进法律执行领导者之间的对未来禁毒战略影响的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