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和发展之间的关联是非常明显的。比如说,不正确的药物使用和药物依赖经常发生在那些经济弱势的群体中。这些人遭受了创伤和/或被社会边缘化。此外,参与非法药物市场的人员和资源同样可以在合法的经济体制下被雇用和吸收。

玻利维亚的古柯种植

生产鸦片,海洛因,吗啡和可卡因的原料作物主要是由这个星球上最落后地区的一些农民所栽培的。这些区域通常是在有持续的武装冲突和政治不稳定的地方。传统的尝试去减少毒品在生产地的流通的主要方法专注于强迫性地铲除运往非法市场的作物,比如罂粟和古柯植物。这导致了贫困的增加,被迫迁移和武装冲突的加剧。与此同时,作物继续被种植培养。药物管制措施有时也迫使一些人群去支持暴徒或者去犯罪团伙中求职。于是,进一步破坏了安全和良好的管理。一些人因此认为毒品政策是一种“刑事化贫困”的方式。

在泰国,大多数人因为毒品犯罪被关押在监狱
毒品政策不应该再以减少非法毒品市场的范围为目标,而是应当通过以发展为导向的方法来追求减少与这些市场相关的伤害。应当努力通过提供多种可替代做非法毒品交易的选择给那些卷入毒品生产,转移,贩运和消费的人们,从而促使他们的生活产生积极的改变。根据人类发展指数,应当建立新的指标来衡量药物政策的成功。

发展援助应当被用来无条件地减少非法作物,确保没有执行根除作物(除非小农户都采取可行的和可持续的营生)并确保干预措施合理有序。送往非法毒品市场的农作物的栽培者,那些自给自足的农民们组成的组织应当被承认。该组织应当与他们的政府,捐助方和联合国一起,在各个层面参与讨论和决策。干预措施应符合人权保障,解决冲突,消除贫困,人类安全和尊重传统文化和价值观的目标。

我们也倡导将缓解因素纳入到刑事审判指南中来应对小型非法交易。因此,那些由于悲惨的经济必需品(大多毒品携带者)卷入毒品交易的人就不再会被判处罪与刑不相适应的刑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