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球的药物管制系统主要基于三个国际公约。它们是1961年的《单一麻醉药物公约》1972年议定书修订),1971年的《精神药物公约》以及1988年的《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物和精神药物公约》。这些公约获得了广泛的承认,第一和第二个公约有183个缔约国,第三个公约有182个缔约国(截止20077月)。

公约的未来

尽管这一系列公约在很多年前制定,并达成共识(就算是最新的一个公约,也是20年前生效的了),成员国和国际机构却不太愿意考虑这些公约是否仍然“符合”21世纪的情况和挑战。在这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对于这样一个政治敏感的议题,能够在全球达成共识,是前所未有的。

这些共识的瓦解将带来真正的风险。因此,成员国和联合国领导者有一种倾向,即将所有药物政策讨论的起点定为任何现有的公约都是不可改变的。但是,和其他更为复杂和不断变化的政策一样,我们相信一个正常的审查和现代化程序应当同样适用于这些公约。因此,谴责那些呼吁对公约进行审查的机构是不应当的。人们认为,审查就是要推翻这个系统——而且也是对药物的鼓励。

对公约的共识变得越来越难以维持,因为我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到,这些公约中有技术方面的错误和不一致,因此对其解读也存在显著的差异,而且自这些公约生效起,全球药物问题的性质和范围已经产生了巨大的改变。我们需要对公约实施一个客观的、由技术引领的审查,不受政治和外交的影响。IDPC将检视这些文件中的问题并提供建设性的分析和建议。

 

工作计划

三个公约(分别颁布于196119711988)构成了国际药物管控制度,一直被强烈认为是不可改变的,任何提议的改革都被认为是对整个药物管控概念的攻击。我们认为这是很不健康的状态——所有的政策和架构都应当不时进行检视,以跟上不断变化的形势,而且在药物管控领域,环境变化非常快。不可否认的是,在现在的环境中,公约中有一定的技术错误和解读的变化,应当对公约进行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