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和活动应当有利于促进边缘群体的社会参与,而不是专注于对这些群体实施惩罚性措施。

药物而衍生的问题包括:恶劣的生活条件及其造成的心理创伤和精神压力。尽管社会事务部门和国际发展机构着力改善贫困人群和边缘群体的生活环境,努力让他们融入到社会和经济的主流群体中,但禁毒政策却背道而驰,让药物使用者和种植非法药物作物的农民更加边缘化。例如:对药物使用者的污名化和刑事化限制了他们参与社会与经济活动的能力,对吸毒青少年的惩处则关上了他们获得教育和就业机会的大门。证据表明,对药物使用者处以严厉的刑罚处罚,并不能有效的遏制药物的泛滥,反而增加了药物使用者的健康风险,也增大了他们加入犯罪集团的可能。

IDPC 倡导推行积极的政策,消除社会对高危人群的边缘化和污名化。执法措施、预防和治疗项目应当考虑有关的社会影响:

  • 应当避免采取对药物使用者和种植非法药物作物的农民不利的药物政策,防止将他们推向更加边缘的处境,应当鼓励他们参与替代发展计划。药物依赖不应被视为犯罪行为,而是一个健康问题。
  • 预防项目应当避免采取那些妨碍青少年成长的措施(如拒绝入学或拒绝提供服务)。
  • 治疗项目应当有利于帮助药物使用者重新融入社会。
  • 药物政策影响的人群应当参与药物政策和项目的策划与实施过程。

要实现这一计划,还需要出台更广泛的卫生、社会、经济政策。药物的泛滥及其衍生的各种问题是由于长期的贫困和社会不平等造成的,单一的药物政策在任何国家都不能遏制药物的蔓延。如果政府的首要目标是全面的降低药物依赖,那么政府应当以解决各种社会问题为主,而不是借助严苛的药物政策,一味的加深社会对吸毒人群的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