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人权体系由以下人权机构组成:

  • 人权理事会:成立于2006年,前身是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它是联合国大会的主要人权机构。人权理事会负责向联合国大会报告工作,每年召开3次会议,会期不少于3周。人权理事会还承担“普遍定期审查”职能,根据这一制度,所有联合国成员国必须向其他成员国报告其履行人权义务的情况。
  • 特别程序:人权理事会可以就某专题任务或国别任务任命独立专家或特别报告员。包括:健康权问题特别报告员,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
  • 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与联合国药物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同属联合国秘书处下属机构,负责协助各国履行人权义务,让人权融入联合国系统的工作中。
  • 人权条约机构:联合国各人权条约授权成立的独立委员会,负责监督条约的履行,及解释条款内容。

虽然所有人权条约都和药物政策有关系,但却很少有人权条约专门提到药物。事实上,人权法律在 药物政策中的适用,以及将禁毒问题列为人权专题问题的探讨都是近期才出现的。过去,药物政策和人权政策被视为是毫不相干的问题,前联合国健康权事务特别报告员,Paul Hunt教授还说它们是“平行的宇宙”。

尽管如此,药物政策和人权之间还是有许多关联的。由禁毒引发的侵犯人权事件在世界各地都有记录,包括:

  • 侵犯生命权。对涉毒罪行处以死刑,或法外实施剥夺生命的刑罚。
  • 侵犯自由权。对药物使用者任意拘禁,施以酷刑,或残酷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罚,或以药物治疗的名义施加虐待。
  • 侵犯健康权。限制基本药物的获取,包括用于治疗 药物依赖的美沙酮。
  • 侵犯社会及经济权利。强制根除种植作物;
  • 侵犯不受歧视的权利。对少数民族、原住民、青年人和妇女制订歧视性的法律强制措施。

2008年,联合国大会宣布:“应对世界 药物问题……必须遵守联合国宪章及其他国际法律的宗旨和原则,特别是要尊重人权和基本的自由。”

但是,在联合国内部,人权与药物政策之间一直存在很大的断层。一边是联合国禁毒机构忽视人权,奋力的在为实现“无 药物的社会”而努力,另一边是人权机构无视药物政策存在的问题。现在情况渐渐有了改观,联合国人权机构,如联合国酷刑事务特别报告员和健康权事务特别报告员,已经开始向各国政府呼吁,不要以禁毒的名义侵害人权。但是,联合国禁毒机构仍不愿意在其政策和计划中牵扯人权问题。

IDPC一方面致力于提高有关人权机构对药物政策的重视,另一方面,提高禁毒行动对人权的重视。IDPC在人权事务领域是一个重要的沟通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