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药物委员会(CND)是联合国药物管制系统的中央决策机构。它的职责包括对全球药物形势进行持续的分析,以及制定旨在打击药物有关问题的计划书,并增强药物控制的制度。这是一个联合国的论坛,参与该论坛有关药物政策的讨论和决策的代表,大部分来自外交事务和执法部门。这进一步增强了在药物问题上执法的首要地位,实际上这个问题有更为广泛的社会、健康和人权意义。

然也有程序上的困难——很多年来,CND解决的所有纠纷都是通过协商解决的。正如一位分析人士指出,“这意味着每一个决定通常传达至最底层——即对大部分成员没有攻击性的方式。”这样的操作过程也意味着委员会的一个成员就很容易就能阻止决议。因为要“留着面子”,所以导致一些决议的措词很模糊。此外,决议的架构和最终措词往往取决于CND成员之间的“讨价还价”,一些药物控制以外的因素会影响委员的政策立场。因此,在每年召开的年度盛会中,人们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来聆听成员国冗长的自我夸耀的声明,而极少讨论制度中固有的挑战,因为成员国通过避免讨论棘手问题来避免外交风险。

最后,整个过程中很少公民社会的参与,特别是那些最受影响的人群(如药物使用者或种植者代表)。在联合国活动的其他领域,非政府组织更加能够参与到政策制定的过程中(如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非政府组织能够真正在项目协调委员会中占有一席之地)。但是,在药物控制系统中,非政府组织被看成是讨论质量的威胁,而不是能够提供有效意见的专家。例如,种植者代表就能够在政府讨论针对来源国的政策时提供详细的信息。

IDPC成员和合作伙伴将收集关于新兴的议题和CND程序的信息,进行广泛地发布。同时在每年3月在维也纳召开的CND会议中协调公民社会的参与。更多

欲了解公民社会如何在倡导战略中使用CND决议,请阅读以下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