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0日是第十二个世界反死刑日。在全世界范围内每天有1000个人由于毒品犯罪而被判处死刑。全世界有33个国家保留了对毒品犯罪者的死刑判决,包括13个死刑犯罪强制性的国家( ”伤害减少国际“ 提供的2012年的数据)。

这是一个很明确的对于国际法的违反,因为它对于死刑的施行强加了严厉的指导。国际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第6条第2款呼吁国家只能对“最严重的犯罪”实施死刑。许多著名的国际法专家认为走私毒品不应当属于“最严重的犯罪”之列。

尽管如此,将毒品犯罪者判处死刑的理论依据是国际毒品控制体系认为镇压和严刑峻法可以震慑常人不会卷入毒品交易之中。如果震慑的原则是正确的,那么那些具有最严酷法律的国家应当具有最少的毒品使用率。但是证据清楚地表明毒品的使用率与法律框架的性质没有关系,正如关于毒品的消费,立法严酷的国家并不比立法宽松的国家更少 (阅读更多)。

但是,有一点是很明确的。那些被严厉的法律网网住的人都是特别贫困,易受欺凌者,而且他们大多不是毒品交易中的“主销“。那些面临死刑通常是低层次的,非暴力“的药物骡子”,卷入毒品交易出于经济需要或被胁迫,而且通常他们获得很少的资金。

多年来,国际非政府组织有力地推动了政府废除死刑。例如,今年早些时候,损害减少国际,缓刑和世界反死刑联合会呼吁联合国冻结对越南的缉毒援助,因为这个援助对于其是否会侵犯人权尤其是是否会促进对于毒品犯罪的死刑判决没有保证。目前,越南有超过700人在死囚牢房,许多囚犯都受到与毒品有关的指控。

在国际上,联合国负责毒品管制的各机构一直不太愿意谴责这种做法。尽管多年来社会对国际麻醉品管制局(INCB)施压让他们确立对于死刑的立场,(INCB)尤其不希望去处理这个问题。但是有希望的余地。在2014年3月上旬,在伦敦推出2013年国际麻醉品管制局的年度报告,INCB的前总裁Raymond Yans 最终呼吁联合国的成员国去“考虑废除与毒品有关的罪行的死刑判决“ (请看官方新闻稿)。这个在2014年的麻醉药品委员会会议上再次被提及。在这个会议上,已经废除死刑的国家站在麻醉药品委员会的立场上努力推动废除死刑的进程,成员国对这一充满争议的问题进行了讨论,只有中国和伊朗明确地表明了对废除死刑的拒绝,声明会保留死刑的判决(详情请看麻醉药品委员会的最终报告麻醉药品委员会的博客)。

全球的各个组织将于2016年在联合国大会关于药品的特殊会议上聚首。结束对毒品使用者执行死刑将会再次被与许多其它国际毒品控制体系所忽视的遵循人权原则,等价惩罚原则,公众健康,可持续生活的事件一起被搬到台面上讨论。

国际毒品联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