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首语
作者Angeline Chiwetani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PCB在2016年6月28日至30日召开了第38届会议。

UNAIDS执行主任的报告突出了包括刚刚结束的联合国高级别会议(HLM)等近期联合方案中的里程碑,同时强调了金融危机对UNAIDS秘书处和联合方案的影响及相关问题。我们在HLM后的反思,体现了民间组织对已实现和未实现目标的多元复杂的反应。一些关键人群组织被排斥在HLM之外,这在NGO代表团看来是不可接受的。

PCB的争议问题包括NGO报告《发展权背景中的关键人群性与生殖健康权》,和修订的《统一预算审核问责框架(UBRAF)》。该NGO报告已经从第37届PCB会议延期至今,仍遇到来自某些成员国的巨大阻力,要我们重新组织我们的决策点。实际上,如果关于性与生殖健康权的语言问题使人们面临比感染艾滋病毒更大的风险,我们就需要将工作再聚焦于终止艾滋病的目标。NGO代表团申明呼吁对UBRAF给予完整的资助,以使快速通道策略能够有效实施。

排斥社群不会对全球抗击艾滋病毒的工作有好处。

PCB的主题环节切中要害,即关注社群在2030年前终止艾滋病工作中的作用。社群参与抗击艾滋病毒工作的优秀案例得到展示。NGO代表团尽力使来自多个区域的社群和民间组织代表进行有力而多元的发言。除了对民间组织参与的空间限制外,主题环节中提出的另一个巨大困难是其中大多数组织都依靠有限预算运作,这使得终止艾滋病很难成为现实。



执行主任报告

作者Erika Castellanos and Lumumba Musah

执行主任报告重点是《2016政治宣言》和联合方案已记录在案的成就。Sidibe先生赞扬了在2016年纽约关于艾滋病毒与艾滋病的高级别会议中对联合方案的支持。执行主任表示《政治宣言》是“有魄力,有雄心,超前和平衡的”。他反复重申“零”方案是包含了所有人的利益;但成员国必须协商同意什么可以接受,这就意味着需要做出妥协。


Sidibe先生也指出《政治宣言》强调了艾滋病毒感染者和受艾滋病毒影响人群在实施UNAIDS在2030年前终止艾滋病战略中至关重要。另外,该宣言也强烈呼吁对民间组织和服务机构的投入以接触被忽视的人群。

报告认可了联合方案至今的成就,但也明确警告需要开展更多工作来终止艾滋病。他指出与艾滋病的斗争尚未结束,还会面临诸多困难,女性青少年较高的新增艾滋病毒感染数量就是其中之一。

在对执行主任报告进行反馈时,NGO代表团抓住机会再次明确了需要创建一个政策环境来支持通过全面性教育提供信息,并为所有人在适当时间提供适当服务。NGO代表团还阅读了一份由西中非(WCA)民间组织撰写的声明。该组织是被HLM拒之门外的组织之一。声明提出反对非洲艾滋病抗击工作的“两种速度”,提出被甩到后面的西中非面临巨大风险。

Sidibe先生也承认了不稳定的财务状况,但不断提醒PCB成员需要立即行动。完整报告点击这里。


NGO报告:受艾滋病毒严重影响人群的性与生殖健康权:发展权


作者Jeffry Acaba and Simran Shaikh

NGO代表团提交了报告,内容关于关键人群的性与生殖健康权和他们全面发展并参与所在国家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的能力之间的不可割离的关系,目的是教育UNAIDS理事会成员国并促使他们采取行动。报告记录的案例显示对性与生殖健康权利的侵害持续影响艾滋病毒感染者和关键人群的生活。

所提议的决策点(DPs)聚焦于呼吁成员国承认和支持性与生殖健康权、艾滋病毒和发展权之间的联结;要求UNAIDS对不认可和不纳入性与生殖健康权的影响进行经济分析;要求UNAIDS和伙伴增加对公民社会组织和社群的资助与技术支持。

关于报告及所提决策点的激烈讨论在会议召开几周前就开始了。保守成员国拒绝将焦点置于性与生殖健康权和关键人群,西方成员国则拒绝关注发展权。基于我们与成员国的对话,NGO代表团认为妥协是可能的,尤其是关于所提的经济分析和支持公民社会组织。但是,在非正式会议上,在报告提交之前,两个方面的一些成员国拒绝在对抗性语言中让步,无法达成共识。最终,除了呼吁增加对民间组织的支持之外,我们没能使任何决策点得到通过。

NGO报告在PCB得到公开争辩。即使来自同一区域,成员国也分歧明显。一些成员国表示强烈支持,另一些指责NGO代表团非但不关心艾滋病毒感染者或女性,还推动关注性与乱交的间接议程。我们在回应时提出这种指责极为冒犯,强调我们与所有关键人群站在一起,不会受意图分裂艾滋病毒感染妇女和其他关键人群的煽动性言辞所影响。当时也担心代表团全面参与PCB的权利可能会再次受到质疑,但最终没有成员国提出质疑,若干成员国口头支持我们。


资助联合方案和《统一预算成果与问责框架(UBRAF)》2016-2021

作者Ferenc Bagyinszky and Laurel Sprague



除了性与生殖健康权和发展权外,另一个第38届PCB会议上的重要议题是资助。联合方案受到严重的预算削减,尤其是在去年,UNAIDS秘书处的核心资助减少了30%,秘书处提供给联合主办人的资助减少了50%。在PCB会议之前召开了财务对话。Cosponsors by 50%. Prior to the PCB Meeting, a Financing Dialogue took place. Simran Shaikh (非洲) 和Laurel Sprague (北美)代表NGO代表团进行了发言,强调了联合方案在推动政策法律和社会环境改善以抗击艾滋病中的必要性。尽管对更多资助进行了请求,成员国没有承诺更多财务支持。

根据UNAIDS面临的灰暗财务状况,理事会进行了一系列争议性协商,以期做出稳定联合方案财务状况的决策。NGO代表团的优先事项是确保削减预算的决策基础是实际预算数字和发展预测,决策者必须了解秘书处、联合主办方和其他伙伴(如全球基金)之间的角色差异以及区域差异。NGO代表团主导协调了一项妥协,即在短暂过渡时期为联合主办方设置最低预算数字和比例,直到预算估测和事态发展使得理事会可以进行进一步决策。

在我们的发言中,NGO代表团强调了我们在前两次理事会会议上提出的相同担忧,即资助的不适当和不可持续性会不利于90-90-90的目标和在2030年之前终止艾滋病的目标。NGO代表团和一些NGO观察员也指出适当的资助是抗击艾滋病毒工作的重要基础之一,包括对社群的资助。对社群服务尤其是倡导的资助在持续减少,其可持续性在过渡国家中得不到保障,而且受政治环境和政策变化的影响极大。最后,NGO代表团呼吁成员国停止对社群的刑事定罪,主张这可以带来所有支持艾滋病工作所需的资金。

UBRAF环节介绍了一组修订过的UBRAF指标。对联合方案的工作进行衡量仍是相当困难,尤其是涉及人权工作和多个伙伴共同影响工作成果时。但NGO代表团欢迎新UBRAF中的简化的指标及相应的更清晰的问责框架和变革理论。我们相信新指标更便于民间组织使用,使其更好地理解优先事项和监督联合方案的工作。我们非常感谢来自民间组织的两名技术专家,Luisa Orza 和 Michael Arnold博士,他们贡献了大量时间、专业知识和善意,作为志愿者参与指标的开发。



人力资源和员工协会

作者Trevor Stratton

UNAIDS的员工、管理层和合约方的的工作是完成UNAIDS战略2016-2021的目标。明显可以看出,他们需要干更少的活儿,花更少的钱。从2015年4月1日起他们的人员配置减少了5%。

NGO 代表团认可了UNAIDS秘书处对员工的支持和能力建设。例如,UNAIDS秘书处“人权卫士奖”已经一次次认可了UNAIDS杰出员工在多领域推动人权工作中展现出的领导力。代表团也表扬了新的培训模块“大家的联合国”,它专门针对联合国工作中的污名与歧视,由联合国关怀发起。UNAIDS秘书处也通过自己的“艾滋病毒感染者更好”政策简报对该政策进行采纳,突出了艾滋病毒感染者更有效的参与。UN+是联合国系统艾滋病毒感染员工团体,他们正在针对艾滋病毒相关的骚扰和歧视编写一份文件,汇集治疗、关怀和支持的可及性的良好实践,以及支持资源录。

NGO代表团也强调,性别行动计划已经被认可为联合国系统内实现秘书处性别平等和女性员工赋权的最佳实践范例。在我们要求该性别行动计划延伸到跨性别者时,秘书处员工立刻联系了代表团索取现有的促进跨性别平等的工具和机制。

NGO代表团已经认识到,我们要求UNAIDS去做更多工作,但UNAIDS预算因为削减30%而收入锐减。尽管UNAIDS秘书处人力资源政策已经更新并延伸到2016-2021年,但上述工作的基础是获得全面资助的UBRAF.


主题环节

作者Alexandra Volgina and Simon Cazal

第38届PCB会议的主题环节是关于“社群在终止艾滋病中的角色”。在准备期间,NGO代表团尽力引入草根和社群中心组织来展示他们在倡导、监督和服务提供中的工作。NGO代表团也提出社群近期面临的困难,如资金不足,过渡时期可持续性缺乏(如从全球基金资助变为国内资助),使社群无法成为抗击艾滋病毒的合法伙伴的敌意环境(包括关键人群面对的污名与歧视)。所分享的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显示了关于社群工作有效性的数据,尤其是来自亚洲的研究。墨西哥预防与控制艾滋病/艾滋病毒国家中心的预防与社会参与主任Agustín López González就社群与政府的合作关系进行的演说非常深刻。

很多来自社群的发言者都提到了一个重要议题,即社群参与被视为志愿行为,实际应当被视为收费的定期专业工作。关于过渡时期的困难也进行了讨论,如中等收入国家的困难。对全球基金的主要呼吁是当确保可持续性以及社群与政府之间实现伙伴对话后再离开一个国家。

场内民间组织观察员讲述了案例,关于社群圆满完成工作但他们的工作受到歧视的威胁,如针对性工作者的负面态度,以及将社群组织划入“境外势力代理人”名单。

在倡导议题环节的最后,PEPFAR表示有意为社群创建一个特别支持项目。当被问到支持社群工作的需求时,全球基金表示他们的资助不是面向社群和草根组织的。

总之,NGO代表团对主题环节的过程和辅助表示满意。特别感谢民间组织顾问团对NGO代表团工作的贡献。

过订阅IDPC每月新闻速递 掌握物政策相关的最新信息。